秋戈

雪覆面,雨浇头,风过如刀,一人白首。

最爱的太太已经二十天没更了,作业也写不完。我的心里下了雨,心上的荒原胡乱地长出草来,锋利的叶片交缠在一起,几乎要将我割伤了。

现在是很难过了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