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戈

雪覆面,雨浇头,风过如刀,一人白首。

夜深当睡,饮醉当归

红裙的舞女在昏暗的灯光下跳舞,飞旋的裙摆热烈有力,像跃动的火焰燃烧着愤怒。
她盘起的发上簪着一朵洁白的百合,若有似无的清香勾得旁观的人简直要发狂。
吧台上摆满酒瓶,橙黄的金红的幽蓝的缎紫的,圆点的灯光打下来每一处都像宝石。劣质的。
跳吧,跳吧。每一道目光都黏热,每一声呼吸都急切,每一颗破碎的心都挣扎着跳动。不肯睡,不肯睡。
夜晚很冷,可是皮肤滚烫。
月光像淬了冷泉的宝剑,割破花窗刺破酒杯,假劣的宝石自内里碎裂。苦。
安静,更安静些。
向日葵金黄的毒素让每个人都没什么不同。嘴里的糖果一点点嚼碎,有浆果的甘甜。
你看见白色护栏上攀附的枝条了吗?你看见绿叶之间掩藏的花朵了吗?娇嫩的,粉色的,三朵小小的月季并开着。我要拿它作你的戒指,并这疯狂的夜色一起。

评论(1)